首页 »

工作拼命、爱操心的“铁面”所长

2019/10/10 0:29:14

工作拼命、爱操心的“铁面”所长

 

鲍刚宏是谁?

 

在同事眼中,他是工作拼命的“老鲍”:有任务总是带头冲在前面,有加班总要第一个顶上;下了班,还要换上便服、骑着破自行车沿街考察企业;胃病发作、胆囊剧痛,把点滴瓶挂到了办公室。

 

在企业管理者眼中,他是铁面无私的“鲍所长”:遇到舆情反映,第一个赶到现场,秉公处理;碰到棘手大案,有企业重金收买,不为所动;没有发过人情执照、不办人情案,宴请庆典都不去。

 

在下属眼里,他是爱操心的“鲍头”:嫌下属办公条件不好,让出自己的办公空间,挤进密不透风的小隔间; 下属父亲病重,医院不肯收治,他磨破嘴皮求医生;晚上下暴雨,担心单位进水,独自跑回单位码沙袋。

 

 

他就是黄浦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综合执法大队副大队长、党总支副书记鲍刚宏。今年6月15日,鲍刚宏因患鼻咽癌医治无效,走完了47岁的生命旅程,他将最宝贵的21年光阴献给了工商和市场监管事业,即使在生命的最后几个月,他还心心念念康复后早日回到工作一线。

 


工作拼命的“老鲍”

 

“老鲍是‘拼命三郎’。”才说一句话,吴继东的眼圈就红了。吴继东与鲍刚宏共事11年,工作配合默契。2012年,鲍刚宏时任工商黄浦分局五里桥工商所所长。吴继东记得,有一天所里接到举报,称五里桥一居民区有个造假售假窝点。鲍刚宏立刻叫上同事去调查。“对方铁门紧闭,我们怕打草惊蛇,不想贸然敲门。老鲍就把工商制服一脱,佯装找人,上前敲门。对方刚开门,老鲍立刻用大腿死死抵住铁门,谁知对方力气很大,拼命往里面拽。”吴继东后来看到,鲍刚宏一条大腿被铁门压出两条红印,还渗着血。

 

“工商与市场监督领域的暴力抗法现象屡见不鲜。老鲍身高1米72,还不到120斤重,戴着金丝边眼镜,属于斯文书生型。但像这种武力活,老鲍总是抢着干,每次关键时候,他肯定冲在最前面。”

 

这只是鲍刚宏在执法现场的“武”拼一幕,平时他还有“文”拼的一面。

 

2005年,原卢湾区创建全国文明城区,工商整治任务繁重。鲍刚宏当时是工商卢湾分局检查支队队长,在最重要的阶段,为保证所里其他同事都能轮休,鲍刚宏连续作战20多天,他胃病发作、胆囊剧痛,就把点滴瓶挂到了办公室,硬是带病坚持了近1个月,人瘦了整整10斤。

 

 

很多老同事都知道,鲍刚宏多年在基层工作养成一个老习惯:走路段、访企业、熟情况。他经常一吃过午饭或者下了班,就换上便服,骑着破自行车沿路看企业,刮风下雨都不误。2013年,他调任南京东路市场监管所(以下简称南东所)担任所长兼党委副书记。南京东路享有“中华第一街”的美誉,有7000多商户,每年消费者信访投诉量达2000多件。一到南东所,鲍刚宏就请管段干部一起走访南京路沿线企业。连走了几个星期,鲍刚宏硬是把南京路沿线几百户企业、几十余幢商务楼宇走了个遍。

 


铁面无私的“鲍所长”

 

不少企业负责人都知道鲍刚宏在所里有个外号,叫“两点一线”:总是家里、单位两点一线,简单生活、清白做人。

 

 

2004年,鲍刚宏开始走上领导岗位,担任原工商卢湾分局工商所所长。“工商基层所领导拥有一定职权,但无论在哪个岗位,鲍刚宏都特别注意以己正人。”吴继东说,鲍刚宏工作21年里,没有发过一张人情执照、没办过一件人情案,企业宴请庆典一次没去过。

 

 

有一次,鲍刚宏自己家庭聚餐,定在辖区一家餐饮企业。因座位实在难订,就拜托所里同事帮忙联系。用餐完的第二天,他把这位同事叫到办公室,从口袋里拿出200元叫同事还给企业。原来,这家餐饮企业得知鲍所长来吃饭,要给免单,被他当面拒绝;又要给打折,他也拒绝;可企业执意按照折后价收取,为避免难堪他当时埋了单,但第二天就让同事代为将折价的钱退回。

 

在大是大非面前,鲍刚宏更是铁面无私、毫不含糊。2008年,鲍刚宏等人接到举报,说一家大型日本制药企业存在药品商业贿赂。鲍刚宏负责进行调查,这家日本制药企业有关负责人得知,第一时间派“中间人”向鲍刚宏传话,愿意出50万元酬金,让鲍刚宏不再追查。鲍刚宏不为所动,带着团队连夜赶到办案点,查阅、核对、复印资料,从晚上10时忙到次日早上4时,彻夜不眠,两台复印机都印得冒了烟。第一时间固定了证据,为后来立案处罚奠定了基础。日本制药企业相关负责人得知鲍刚宏已取得资料,立刻认罪,并乖乖接受了350万元的行政处罚。

 


爱操心的“鲍头”

 

在南东所青年干部苏尚里眼里,鲍刚宏就是一个“大管家”。“‘鲍头’总是下班最晚走,走之前所里前前后后、上上下下检查一遍,才安心离开。他是所里最大的领导,却还操心着这些琐事。”

 

 

鲍刚宏工作的21年里,先后在4、5个基层所工作,不少下属都能讲出一两个“鲍头”爱操心的故事。

 

南东所的工作人员还记得,去年夏天的一个晚上,一场雷暴雨毫无预兆地来临,这可急坏了鲍头。所里地势低,与外面有地势差,每次只要下大雨,大厅就会倒灌进水。考虑到下雨很难叫到车,他立即让妻子帮忙开车前往所里。到了所里,他外套一脱,一个人从仓库里拖出一只只重重的消防沙袋,一层一层垫放在门口。

 

 

原工商卢湾分局瑞金工商所的工作人员还记得,刚当上所长的“鲍头”按规定有单独办公区,但他看到所里其他同事办公场地狭小拥挤,就主动让出自己的办公区,挤进了一间密不透风的“闷罐子”,而且一待就是三年。

 

鲍刚宏还“操心”着社会上需要帮助的人。2014年,他通过媒体了解到原闸北区一户渐冻人家庭为绝症所困、生活艰难,就倡议所里全体党员积极捐款献出爱心,并带头捐款2000元。过去3年,他以个人名义资助渐冻人家庭及辖区困难学生,共计1.66万元。多年前,他自愿报名参加“中华骨髓库”,完成了造血干细胞的采集,成了一名光荣的志愿者。有同事曾问他,为什么这么做?他说,女儿哮喘发作时痛苦的模样,经常让他想到许多遭受病痛折磨的孩子,推己及人,希望能为他人带去帮助。

 


图片编辑:邵竞   图片提供:黄浦市场监督管理局(编辑邮箱:jfshquxian@163.com)